您好!欢迎光临bv伟德体育app-伟德大厅官方网站!

  • 归来贵人鸟:江湖已变
        点击数:133    更新时间:2021-07-28 9:24:45    收藏此页

     \




    7月初的时候,贵人鸟将总部办公地点由厦门迁回至“福建省晋江市陈埭镇沟西村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老厂”,这是贵人鸟创始人林天福的发家之地,此后公司多项新举措密集公布,据说这些代表重新开始的决策均在贵人鸟老厂的二楼会议室里达成。


    7月5日,创始人林天福之子林思萍接任董事长。此前,林思萍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整体搬回晋江去,回到最开始的地方。”“我父亲就一直在讲,未来两到三年的时间,一定要把公司失去的这些声誉、名声重新要再找回来。”


     

    林思萍的意思是,所有的东西要重新来,重新开始创业。


    7月14日,ST贵人(SH:603555)宣布砍掉公司自有运动鞋生产线,全部改为贴牌加工模式,一时间“贵人鸟不做鞋了”的解读四起。不仅如此,贵人鸟一口气注销了除北京和厦门分公司外的其他14家分公司,ST贵人在公告中指出,综合考虑公司产品销售已经全面由经销商完成,公司现有存续的原从事直销业务的分公司已基本无实际经营业务,公司一并承接上述拟注销分公司的全部资产、债务及人员。


    贵人鸟虽然“不做鞋了”,但它并非是放弃了自身所在的鞋服市场,贵人鸟方面在回答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这只是相当于把一部分业务脱离自己,但是主营业务是没变的,还是在原来的业务上。”全部改为外包,贵人鸟回答称,“是为了优化我们本身的产业结构。”


    模糊的未来


    回到最初,找回声誉,这是个当年骁勇的老将再重回江湖厮杀的故事,可是等贵人鸟再折返回来的时候,江湖已经不再是那个江湖。


    7月20日,ST贵人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自2021年7月22日开市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并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ST贵人”变更为“ST贵人”。ST贵人表示,公司股票退市风险警示的情形已经消除,同时存在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公告提示,公司2020年度发生净亏损约3.8亿元,且已连续3年亏损,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逾期应付债券约11.4亿元、逾期银行借款约9.8亿元,25个银行账户因诉讼被冻结。


    再前一日,7月19日,ST贵人宣布设立全资子公司:上海米程莱贸易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中包括食品经营、粮食收购。涉足食品领域,与贵人鸟的重整投资人有关。


    此前5月,ST贵人公告称,共收到来自黑龙江泰富金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泰富金谷”)以及其他自然人的重整投资款合计7.04亿元。7月2日,ST贵人表示,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48%,为控股股东;泰富金谷持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36%,为第二大股东。


    启信宝资料显示,泰富金谷运营农达网,农达网是一家粮食贸易流通供应链服务平台,通过金融赋能、物流赋能、集采及分销赋能、科技赋能等,促进新型粮食贸易。


    ST贵人在此前公告中披露,将立足公司主业,继续深耕运动鞋服等相关领域,并将充分依托公司重整投资人在粮食贸易行业的资源、业务和管理能力,初步开展粮食贸易业务布局,有利于公司开拓新市场、促进优质资源整合、实现业务协同。


    无论是主业运动鞋服,还是新领域食品贸易,贵人鸟的筹码或是优势又体现在何处?对此,贵人鸟方面称,“本身的业务我们开展得比较早,设立一个子公司,你可以理解为是一个尝试的行为。”这位负责人同时坦言,把办公地迁回晋江,是想把接下来的业务直接转到晋江,“我们想从最开始的地方开始做。”“这几年公司在走下坡路,新的董事长接手以后,想在最开始的地方从新的方向发展,比如说像成立一家新的公司,这样去拓宽自己的业务渠道。”


    产品全部采用外包以后,公司的产品品质如何保障以及公司架构有没有进行相应的调整?对方表示,“会去寻找、拓宽渠道。”


    贴牌意味着品牌势能、内涵足够坚实,品牌给出了消费者选择这一品牌而不选择其他品牌的理由,但当品牌的势能已经衰落,而贵人鸟再一口气把自身的生产线全部撤销,消费者何以会再为其买单?贵人鸟接下来在品牌运作上将有怎样的投入?在公告中,贵人鸟是这样写的:着力提升公司品牌力、渠道力和产品研发设计能力,进一步提升公司综合竞争力,恢复并增强公司运动品牌的市场影响力和美誉度。


    如何做,怎么做?贵人鸟没有给出回答,上述负责人称,“得看上面的意思。”


    归位的掣肘


    而对贵人鸟此间的种种行为,业内人士并不看好。可持续时尚中国创始人、优意国际CEO杨大筠向记者表示,贵人鸟的这些做法是在用“剪脚指甲去治疗心脏病。”


    砍掉自身生产线的做法,在杨大筠看来,只是起到了节约成本、减少现金支出的作用,但是这些只是毛毛雨,对改变结果没有任何帮助。


    回望贵人鸟一路走来的历程,市场习惯于将贵人鸟的折戟归咎于泛体育产业的资本布局。在2014-2017年之间,贵人鸟的体育产业投资版图横跨多个领域,先后投资动域资本产业基金、虎扑、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BOY、合作大中体协等,切入体育赛事、体育经纪、体育游戏、体育保险等多个领域。


    贵人鸟深陷在投资“未来”的狂热里,一心想着打造未来的弯道超车项目。


    在此期间,贵人鸟不断进行股权质押,在2018年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的股权质押率已经高达99%。2019年,贵人鸟债务违约等多项问题集中爆发了出来。


    根据ST贵人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ST贵人归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约-4873.36万元。2021年一季度,公司营收2.11亿元,同比增长22.35%;归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净利润约为-6100.51万元。合并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ST贵人总负债高达35.26亿元,货币资金2268万元。


    扬大筠称,贵人鸟想要借助互联网构筑体育生态,十年前的中国企业是比较迷信这个的,但是贵人鸟忘掉了他们是做传统行业的,借助互联网是可以提高竞争力,但是传统企业的产品与消费者离不开研发、制造、供应链,离不开打造品牌以及深化与消费者之间的凝聚力。打造生态,是要对生态的每一个环节去投资,意味着贵人鸟需要用主业的钱来养着其投资的互联网和数字新媒体产业,而主业现金流的贡献和成长是有限的,这样就会出现问题,打造的生态也会是空中楼阁。


    林思萍此前也坦言,在内部进行复盘的时候,他们会思考,“对于我们自己来说,一家运动装备公司一下子去做整个产业的投资,其实对这个产业的理解根本不到位,步子跨得太大了。”


    有鞋服领域的分析人士也曾向记者表示,如果贵人鸟当初选择的方向不是泛体育的资本布局,而是继续聚焦主业,在品牌运营、产品研发、供应链改造、门店升级以及渠道模式改革、组织能力提升、在线电商业务改造等投入资金与资源,借助A股上市的资本威力做好品牌推广,理应在本土运动品牌市场跻身到第一集团军。


    在贵人鸟狂热于“未来”的这些年,是中国的体育鞋服行业奋起直追、质变腾飞的关键时间。


    2015年,李宁从2014年年报归母净利润亏损7.81亿元的泥潭中走出,扭亏实现净利润1430万元,到了2016年,李宁就已实现归母净利润6.43亿元。从2015年到如今,安踏由百亿市值的公司已经奔着5000亿市值而去,还有特步、361°以及大大小小在国潮的热度之下正在崛起的新国货,贵人鸟重新拿回声誉的压力可见一斑。“贵人鸟在忙着做别的投资的时候,这些企业就是在这个时间段成长起来的。”杨大筠说到。


    归来的贵人鸟,江湖还有它的一杯羹吗?从当前发展态势来看,根据国信证券相关研报,2020年中国运动鞋服市场超3千亿,市占率前5名的公司综合市占率高达70.8%,呈现双超多强格局。


    此前,林思萍透露,未来几年还是以产品迭代、服务经销商为主。“我们聚焦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不擅长的地方,希望通过外部合作补齐短板。”并且透露,如若一切发展顺利,公司多品牌经营顺利,那么公司下一站可能不会再回厦门,可能直接转战上海。


    下一步还等待着贵人鸟的更多答案。



    总页数:1  第  1    页